• <xmp id="g8oem">
  • 我想,這應該是微信之后的下一個社交產品了! 2020-06-15 來源: 卓杰科技(www.xp2019.com) 瀏覽:

    社交這條賽道上的創業一直備受關注,市場和用戶規模太大了,不管是國內的騰訊還是海外的Facebook,統治無線世界的霸主都出自社交。因此,每個足夠新鮮的新產品冒出時,都會吸引無數目光。

    現在,聚光燈打在一款名為“畫音”的產品上,用戶可以通過這款APP接收和發送視頻短信,就像現在微信上接發文字和語音信息一樣。其創始人Genie更是前微信產品總監。

    這款新產品發布不到一周,憑口碑就進入了社交榜 30 多名——當“見實”下載體驗這款產品時,在其中發現了許多騰訊老同事和投資人朋友們——Genie說,畫音每天釋放的邀請碼才幾百而已,其余每天新增均為用戶自發邀請擴散而來。

    體驗可以用“驚喜”來形容——假如你用過,會發現這不是溢美之詞。例如,你想和某位好友說話時,只需要張嘴,視頻就開始自動錄制。說完話后,錄制自動停止。這個體驗像極了早期微信語音時的試用體驗,靠近耳朵正常播放,遠離耳朵則切換成了免提,確實順暢、舒適。

    Genie因此觀察到,用戶在視頻短信上的熱情程度,甚至比當年她參與的微信語音這個功能還要高。尤其是女性、老人、小孩等三個人群的接受度更高,許多不一樣的玩法甚至都在萌發之中。這也是畫音所指向的機會所在:

    視頻短信或是一個未來的、更大的機會。甚至就連現在微信也沒法直接順延過來。

    Genie當時離職微信,恰恰也是因為看到了這個新空白。

    在畫音上線的第 6 天,見實CEO和畫音創始人Genie坐在一起長聊。其中說到新機會的思考和判斷、社交下一步、視頻+IM的可能、用戶在這類新玩法中的表現,乃至于微信對這個新賽道的影響,等等等等。

    在深讀之前,有 2 個小提醒,一是這次話題非常深入,長達 8000 字。原本想分成兩篇,最后發現一口氣讀下來更爽。因此建議,先收藏再看。

    二是對話雙方都是老騰訊,見實CEO徐志斌也是 8 年鵝廠老員工、《小群效應》《社交紅利》等書作者,兩人的聊天信息中藏有許多社交領域的基礎信息,了解這些信息更容易切入對話。這個感覺越是在精編時,越感知強烈,干脆在最后增加這個提醒信息。建議老鐵遇見一些基礎信息時自己搜索擴展閱讀。

    看完對話如果你還覺得不過癮,可以隨時在評論下方提出你想了解的問題,我們來請Genie補充作答,甚至如果可能,我們一起拉群請Genie做深度面對面切磋也可。

    好吧,現在,一起聽Genie說。如下,enjoy:

    畫音創始人、前微信產品總監Genie

    見實:去年這時,一夜之間三款社交產品出來,其中兩款很快死掉?,F在一年過去,畫音出來了,是社交賽道釋放了什么新機會嗎?

    Genie:攝像頭和高速網絡會帶來一些新場景和新機會。人類表達方式的演化來來去去就是聲語音、打字、看著對方說這三種基本形式,前兩種形式已經用到手機上了,為什么第三種(可以看見好友在說話)沒有?那是因為以前技術限制,經過十年來智能手機攝像頭的質變,加上網絡也準備好了,用戶看見好友說話已經成為現實,只是缺一個正確的解決方案而已。

    見實:你認為“畫音”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面?

    Genie:對。這一年半來的演化,加上內測了 3 個月,雖然不能百分百,但已經較肯定我們的解決方案是對的。至于現在為什么要邀請碼?驗證階段就是如此。過了這個階段,我覺得這是百分百對的方向。

    見實:這么堅定?

    Genie:前提是認可和理解視頻會像語音和文字一樣成為溝通信息的載體。而判斷一個方案是否是視頻消息的正確解,我認為要達到三個要求

    第一個信息的產生、傳播和消費是一個完整閉環。

    微信也能發視頻,但那不是視頻消息。因為可以從相冊中選擇和發,生產、傳播和消費并不閉環,并不是視頻消息,而是視頻文件。所以第一點是讀寫和收發,都在產品中閉環。

    第二是讀寫收發過程要足夠高效、簡單、快。對用戶來說應該是無限接近零的成本。

    語音消息能做到這一點,以前iPhone能錄音,也有錄音app,但為什么不能把錄音很容易發給好友?因為這個過程很復雜。到現在,語音消息發送很簡單了,按住說話松手發送,微信把整個創作過程的成本降到了極致,所以效率提高。

    視頻也是一樣,以前視頻拍攝成本很高,拍一個視頻要想怎么構圖、怎么打光,且視頻發送也很慢,無效信息也多,這讓視頻作為消息的效率變得很低。

    這就一定要找到一個解決方法,讓用戶創作視頻消息的成本無限接近零,我覺得現在基本做到了,說話就拍、不說話就不拍,重點放到了溝通的信息本身,不用思考任何拍攝的問題。

    把視頻作為背景自動播放,也是圍繞提升視頻消費的效率的角度去做的。

    第三是信息傳輸過程不失真。如果失真就不是信息了。

    如不能用很重的音樂、很重的特效。因為想要表達什么已經走偏了,這不是用來溝通,溝通很關鍵的點是不能誤解,盡量準確理解好友在講什么。

    所以這意味著視頻作為信息不能有失真。畫音也有自動編輯,但圍繞信息不失真、讓信息量更高這個目標去做的,如自動加字幕、重點關鍵詞加表情,讓用戶的表達更清晰和生動。

    做到這三點才是一條視頻消息,我們這三個點都做到了。

    見實:視頻消息的門檻似乎不低啊。比如我用畫音聊天時,就很有壓力,想著是不是有雙下巴、笑的臉上有褶子,影響我在好友面前的形象等。

    Genie:這些事情在日常的面對面溝通中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好友想知道你在說什么。至于你長什么樣子,再怎么掩飾也是那個樣子。既然在和他面對面的溝通中不是問題,那么在視頻溝通中也不是真正的障礙。真正障礙是用戶面對新事物的習慣門檻。

    見實:所以畫音偏向熟人關系?

    Genie:不僅熟人。只是因為用戶對視頻消息還有一些心理習慣的挑戰,最能接受的對象就是熟人。一旦過了這個門檻,對象就是所有你愿意跟他面對面聊天的人、在現實里愿意當面說話的人。

    見實:今天是你發布的第幾天?畫音到現在,用戶增長速度怎么樣?

    Genie:今天是第六天。剛才我看了一下,社交榜上 30 多位了。我們也很意外,什么都還沒做,還沒開始做市場推廣。

    其實正式發版一個星期都不到,還處于從 0 到 1 驗證的最后一步,現在也還是邀請碼狀態,我們自己每天發的邀請碼很少,才三位數的樣子。因為還不到我們的推廣階段,是自己沖上去的。

    見實:用戶好奇涌入?

    Genie:一開始是行業的好奇。慢慢的部分圍觀用戶感受到產品是有價值的,所以自己就傳播開了。發布后,用戶活躍度、對視頻信息的接受程度和驚喜程度,還有火爆程度,都比內測時要好。這讓我們挺驚訝。只是現在還不方便透露每天增長數字。

    見實:從畫音產品推出的這幾天看,有沒有一些超越構想的場景出現?

    Genie:其實還是表達方式本身,和文字表達一樣,視頻只是一個手段。比如,用戶能用 2000 多基礎漢字寫出什么精彩內容?看看龐大的文學寶庫就知道了,這沒有人能夠預期。我們做的是把視頻作為像文字一樣的基本載體,用戶拿這個載體去創造出什么精彩信息?當然一樣會有驚喜,一樣很難預期。

    能做好的本職工作就是,視頻能夠像文字一樣方便用戶更好地表達。

    見實:用戶畫像有什么不同?

    Genie:我們的用戶畫像挺健康。最明顯的一個特征,是女生的視頻表達比男性好很多很多。男生會理論分析和挑戰,但是女生會去體驗與感受。

    女生用過畫音后大都感覺很驚艷,包括視頻功能、設計、整個交互,都會讓女生非常驚喜,完全知道這是用來干什么的、跟誰用、怎么用。

    任何社交產品,如果能讓女性用戶帶動起來,就是一個很健康的方向。

    還有年輕人、小孩子和老人這三個人群都很喜歡,都是很有驚喜的用戶群體。如年輕人會對創新性交互有很好體驗,會眼前一亮,老年人和小孩則是因為不用打字,只要說話就好。他們是真愛這個產品,很深層的綁定這個產品,因為能跟家人見面,想見的人直接看見對方樣子,對老年人是很大的關懷和驚喜。小孩子天生就有鏡頭感,只要說話就能拍,所以小孩子會一直拿著,不停地給大人發視頻信息。

    相對比較無感的是中年與男性這兩個維度,對露臉會抵觸,也會分析理論為什么露臉不可行。其實,好的產品不用解釋,為什么好用戶一用就知道?,F在有些用戶有一些偏見,但大都是沒真實使用過的。我身邊也有一些一開始比較抵觸的朋友,跟他們發視頻短信說幾句話,讓他們感受到真正的溝通場景,他們都會很快消除抵觸感,也會跟我視頻短信聊起來。

    見實:同樣身為中年老男人的我突然感覺。。。。。產品同行們有什么評價?

    Genie:很多產品人會說,用戶沒有發視頻的需求。一方面,我認為視頻跟文字語音一樣,只是語言的基本元素。

    另一方面,我認為“發視頻”背后的情感需求,是“見面”。每一個人,總有一些渴望見面的對象?;蛘呤前倏床粎挼膼廴撕⒆?,或者是掛念擔心的遠方家人,或者是總是約不齊的好友,或者是久未聯系的老同學舊朋友。這種見面的渴望越強烈,這樣的對象越多,需求就越大。但很多時候,你無法隨時一通電話就能見上,更多的人視頻通話并不那么合適。

    你想念的時候,主動發一個看見你的視頻短信,對方也會視頻回你讓你看見。這就是“視頻短信”社交背后的情感訴求。

    見實:所以,現在每天關心哪些數據?

    Genie:最關心用戶是不是真的把視頻短信作為聊天的重要場景,關心用戶是不是在預設的場景里用的特別好,和用戶是不是真覺得很有用、很愿意用,首次使用感受,是否愿意喊更多朋友一起用。

    我一直希望產品本身真的幫助解決了溝通這個問題,接下來用戶會自傳播,團隊反而不用過多在推廣和增長方面下力。對用戶有價值,產品本身才有價值。

    見實:自傳播,所以更關心強關系場景?

    Genie:都會去看。因為社交不是靜態的,并不是說邀來幾個熟人就會愉快玩起來。只要用戶覺得這個產品好,就會忍不住不斷傳播。

    一開始大家都覺得這種交互方式很新鮮,慢慢會發現對發送者也帶來效率的提升,因為不用再打字了,還能讓對方更好感受自己的話。對于講話的人是一個高效、有用的表達方式,這時,用戶會想法將他想這樣溝通的人都拉過來。

    見實:有沒有一些比較有趣的數據,如用戶和好友的溝通條數、拍攝和發送之間的比例、會不會出現反復撤銷再錄最后才發出去等等這樣的數據?

    Genie:絕大部分用戶都是直接發,和語音消息一樣很少會編輯或取消。人均視頻消息數在雙位數,足夠表明它是一個機會。

    見實:能和語音消息進行對比嗎?

    Genie:我們沒有語音消息。只是因為我經歷過當時微信的爆發,會拿現在的使用情況,和當時用戶對語音消息的習慣建立做對比,略好于語音消息。

    見實:當時微信語音消息發送功能,是你帶團隊實現的?

    Genie:整個微信帶隊肯定是小龍,當年只是畢業生的我有參與而已。

    見實:用戶發視頻消息比當年微信剛剛開放語音消息時的熱情程度還要好?

    Genie:對。

    見實:畫音之前你的產品叫POP,產品思考一脈相承嗎?

    Genie:對,當時離開微信的創業初衷,是我相信視頻是一個更好的溝通方式,要把視頻做成一種基本溝通語言,這個機會可以從三方向切入,一是分享日常生活、狹義的社群。二是創作工具。三是IM本身。

    從POP到現在,三個模塊沒有不同,只是重點產生變化,突破口不一樣。最早發布時POP時就有分享日常生活、有聊天等,后面大半年都在做產品方向的鎖定探索。

    當時POP為什么選第二個方向突破?因為很多人會有一種感覺,認為現在朋友圈發內容壓力太大了,創作成本和壓力都很高,所以先主推故事,可以理解成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頻道,好友可以按照事情的發展順序、時間順序去看。不過,這里會形成一個問題:用戶在這里是沒有關系鏈,沒有好友,互動反饋很慢、很少。

    不過,一旦形成關系鏈后,故事是一個非常好的、輕松真實分享日常生活的地方。所以畫音現在還有故事模塊,只是鎖起來了,等到有一定好友數量后再打開。

    還測試了另一個拍攝工具方向,視頻需要很多能力補齊,要把工具做強。不過,如果主打拍攝工具,用戶就無法理解為什么要在一個拍攝工具上交朋友?所以工具沒法演化成一個社交和通訊產品,不能作為啟動的突破點。

    因此,最后就是把這兩個方向都否定了,之后非常堅定地走了通訊IM方向。

    畫音的“故事”版塊

    見實:所以POP的使命是做多,不斷測試,到了畫音就只聚焦一個?

    Genie:這三個模塊我們還一個都沒有去掉,因為都是視頻必須要去做的,只是突破點不同,產品想主打哪一個功能?總不能做個大而全的產品。需要用戶感興趣、愿意體驗的功能,這個功能就是視頻短信。

    見實:既然如此,為什么產品名要改成畫音?

    Genie:全民應用最好是中文名,只是之前一直沒有想到合適的名字(有一些想到了也被注冊了)。

    見實:估計很多人也會問:你出身于微信,看到了視頻表達的機會,自然微信也會看到,會有影響嗎?

    Genie:在溝通領域,我們和微信是場景互補的關系,因為很多場景更加適合視頻消息溝通,但微信沒有任何視頻消息。

    可以說,微信是全民社交情感溝通產品,用戶在微信上能夠聯系到任何人,也意味著和最親密的人的溝通體驗與泛熟人差不多。微信上沒法做更加親密和深度的溝通,因為形式局限于文字和語音。但視頻會讓雙方溝通更自然、親密、真誠,很適合熟人、關系很好的人之間,另外微信有強大的工作場景,文字在這一場景是最高效的。因此各自有各自的適合的地方。

    微信現在已經不只是個通訊工具了,還是支付工具、內容平臺、商業平臺等等,有很多面要覆蓋。誰也不可能、也不會去取代微信。

    這也意味著微信要在通訊層面做產品定位轉變不一定合適,至少是個很冒險的事情,因為要兼顧到支付模塊、商業文化、游戲模塊、內容模塊等等,沒有那么簡單。而視頻社交工具應該是全新的、帶有探索性的道路。

    (見實小編忍不住插入下:我們一直堅定認為,親密關系是未來的一個大機會。超大的機會。不管是社交產品,還是協助企業和用戶之間進行親密關系管理和維系的管理系統、營銷工具,都是。嗯。超大!最近很多次分享時,見實er都在說這個話題。)

    見實:但社交是騰訊根基所在,你我都知道,騰訊會用無數團隊來做各種創新產品,以保持賽道領先。你的危險還在。

    Genie:明白,當然誰都有自由,誰都可以做這個賽道,賽道也是一直開放著的。

    要真正做成視頻溝通這件事,未來有無數挑戰要去走,我們也只是解決了第一步。誰都可以參加這個馬拉松,最后勝出的一定是每一個關鍵步驟都做對的團隊。

    見實:為什么采用了閱后即焚的形式?

    Genie:我也很疑惑大家為什么這么說?

    這并非是閱后即焚、看完就馬上刪,而是 24 小時后刪除,本質是沒有永久的聊天記錄,至于是 24 小時還是一星期都不是關鍵。為什么沒有永久記錄?因為視頻信息跟沒有永久記錄必須成對出現,視頻太大了,用戶一天能發幾十、上百條。如果所有信息都存下來,兩天手機內存就不夠了。

    另外一個原因是,視頻信息最好的場景是朋友熟人間聊天,越是熟人,內容越水,因為這是增進感情的方法。這些信息在溝通的當下有價值,但沒有存儲的必要。如果實在覺得聊天中有些信息很重要,用戶可以加個小態度,它就會永久保存了。

    畫音的整個解決方案我們申請了很多專利,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解決方案,沒有人在畫音之前有這個解決方案。

    見實:當時討論這個方案花了多長時間?

    Genie:產品最終決定要從溝通這個方向去切,大概是去年 6 月。

    現在說微信是當前最成功的溝通工具沒有人會有疑問,不過如果盯著當前去創作下一個溝通工具,這會很荒謬。未來如果有新的溝通工具,一定是新物種。

    我們相信視頻應該是近期很重要的信息載體,就只需考慮是什么形態?應該怎么做?去年 11 月時,慢慢有了一個解決方案的雛形,又用兩到三個月迭代、成型。今年初開始小范圍驗證解決方案,驗證了幾個月,到現在終于發布。

    見實:投資人來找的多嗎?

    Genie:挺多。只是產品發布才幾天,關注點還是在產品驗證的階段,這是那件“1”的事情,融資或推廣就是后面快速加很多“0”,前提是確認前面的“1”是對的。

    見實:驗證估計還要花多長時間?

    Genie:這個很難說,雖然數據超出預期,但觀察必須足夠時間才能確認用戶是否真的長期留存。當然會有很多變數。包括后續接下來怎么推廣、產品怎么做等,都要看實際情況去調整。

    見實:畫音的體驗上,張嘴就錄,說完就自動停,這個體驗很好。

    Genie:這是產品+技術的創新。背后其實非常復雜,有非常多的技術難關和交互問題,否則不會開發這么久。用戶在用的過程中,會感覺體驗煥然一新;而業內人士,只要認真用過,都會發現很多產品和技術的創新。我們因此申請了很多專利,對原創點進行了專利保護。

    見實:我體驗下來,有早期用微信的爽感,很多功能很簡單、很強大。這些創新和微信時建立的工作習慣有關聯嗎?

    Genie:我們的創新理念肯定受到微信的影響。我們不會盯著說要創新一個功能,只是一直想解決問題。當找到正確解決方案,且之前沒有人用過時,它就是創新,所以創新是結果。

    為什么這次出現很多創新?因為我們在解決一個沒有人解決過的新問題,沒有人做過方案,所以帶來了非常多創新。

    見實:驗證方向花了這么長時間,不會有壓力?

    Genie:如果問題找不到正確的解決方案,事情也做不成。我們一直專注“視頻溝通的本質是什么?”這個問題,并持續的思考探索。這個問題是新的,帶來了很多創新。如果不是正確的解決,團隊也不會成功。也特別感謝投資人,給了我們充分的信任和耐心。

    見實:當時沒有設置deadline?

    Genie:沒法設。只是有個預期,認為最樂觀也至少要半年,最長希望不要超過兩年。解決一個很難的問題,自己是不知道這個過程需要多久的。

    見實:你是騰訊P4,也是微信核心總監。當時怎么想著自己要出來創業?

    Genie:很感謝小龍,小龍在我對產品的理解和興趣這件事情上給了最大影響,那就是,永遠去思考本質,并且去做正確的事情。

    包括在微信時我也一直在思考,未來的社交產品是一個什么樣的形態這個問題,也想過微信會怎么發展這個新形態,后來的結論是:

    它是一個新物種,是一個獨立新生的事物,不可能是一個舊有產品改造。

    我想做未來的社交產品,可能更正確的做法就是創業,就和小龍提了離職。之前在微信的一些積累和經驗多少會有一些讓人不舍,也沒有辦法再跟著小龍學習做產品了,這才是我當時最糾結的事情。

    見實:有沒有想過一個時機的問題?如方向很對,但市場并沒有準備好。我曾微視早期,時機就是一個痛。

    Genie:不然。視頻作為溝通的基本信息載體這件事遲早會發生,只是我沒法準確預測會在什么時候發生,個人無法控制這個事情,能做的事情就是做好準備,在這個時期來之前做好準備。

    也有可能做太早了,但我感覺沒有做的很早,現在形勢挺合適。

    見實:交互體驗這些,也是沿襲自POP?

    Genie:對,繼承很多,產品、技術、團隊都在逐步積累。因為不只是把這一個功能做好,很多基礎都要先打好,做到現在這樣不是過去幾個月,而是一年多以來的努力。

    見實:還是交互設計。畫音這個張嘴就自動錄制,嘴合上就錄制停止,用起來確實很爽,像這樣類似交互設計還有哪些?

    Genie:圍繞視頻短信有三個核心環節,分別是創造、傳播和消費。因此,讀寫收發等每一個環節都有創新。

    說話就拍,不說話就不拍,這是一個最大創新。發送過程也有極多的創新策略,但這不能叫創新,而是非常大的技術挑戰和產品挑戰。

    沒有做過即時通訊的產品經理,不會知道這里有多復雜的產品和技術細節,門檻極高。有用戶評論我們的聊天體驗絲般順滑,這里背后是無數的細節和糾結,產品方案與技術方案的多次打磨。

    創作過程中的再編輯,自動添加字幕和表情,這也是個很大的創新。還有看視頻那里也有很大創新,你會看到畫音把視頻作為聊天背景,看視頻的同時也能看到上面文字,目的就是提升效率。因為用戶要靜靜地聽一段語音其實是很低效的,什么事情都不能干。我們希望用戶在這時能并行地處理一些別的信息,所以在消費效率上也有很大提高。

    視頻信息主要就是講話加畫面加情緒,用戶大概知道你在什么狀態,表情大概是怎么樣就行了,不需要看的清清楚楚,所以視覺效率也可以更高,在聽覺和視覺上給讀信息的人做了效率提升的創新。

    見實:視頻的這種溝通還會有什么可能嗎?

    Genie:視頻短信解決的是異步的碎片化溝通。溝通可以從不同角度去劃分,有異步、也有實時,還有半實時半異步,多對多,一對多,還有很多場景要去解決好。

    現在已經有很多直播和視頻通話的功能和產品,只是他們是站在現有通訊產品、老一代硬件和網絡的角度去思考的。但放在強大攝像頭+高速網絡這樣設定上去重新思考,會有很創新的解決方案。

    見實:所以今年會是視頻溝通的全新市場?

    Genie:對,我覺得會有很多創新性的視頻溝通產品出現。

    見實:畫音在開這個頭?

    Genie:我們也希望畫音不只是視頻短信,也希望給視頻溝通這個領域帶來越來越多的創新性、同時很有用的解決方案。

    見實:視頻和熟人,會涉及隱私。怎么處理?

    Genie:視頻信息量比較大,當然要做好隱私保護。所以產品定位是自然、真誠和私密。在隱私保護上做了非常多工作,比如截屏提醒,在安卓版本上用戶甚至不能截屏和錄屏。

    用戶的內容也可以無限撤回、無限編輯。其實,畫音除了是視頻短信外,還應該是業界站在發送者角度,隱私保護程度最高的一個聊天產品。

    見實:去年此時那幾個社交產品分分鐘被微信封了,你從微信出來,會有額外的福利?

    Genie:其實微信一直有一個通用的規則標準,封禁是因為違規。微信是一個通訊平臺,不可能無緣無故去違背用戶意愿做封禁。我們遵守微信規則和國家的法規要求,沒有任何違規,自然也就沒有影響。

    在線咨詢

    020-89202380

    女同老师与女同学嗯啊
  • <xmp id="g8oem">